加拿大亿万富翁离奇去世 价值2亿美元比特币至今下落不明

加拿大最大的数字货币交易平台QuadrigaCX的创始人兼CEO杰拉尔德·科顿(Cotten)在印度离奇去世已经四年多。

其公司账户冻结的2亿美元的数字加密货币,一直无法取出。而这些货币随着数字货币近期的飙升,价值也在不断翻倍。然而几年过去了,人们不但未能找到打开存储有这些数字货币的密码,甚至不能确定这些资产确实存在!

近日,杰拉尔德·科顿的遗孀詹妮弗·罗伯逊终于分享了她的故事,发表了一本新书《比特币寡妇:爱、背叛和失踪的百万》,并称:杰拉尔德·科顿在他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向数千名投资者撒谎,并欺骗了自己。

詹妮弗曾在自己的脸书页面上写:她和科顿是在2018年10月8日在苏格兰登记结婚的。(脸书页面已删除)

当时26岁的科顿(Cotten )说他在比特币领域工作。随着加密货币价值飙升,罗伯逊和科顿生活变得越来越奢华,包括异国情调的假期、豪华汽车、游艇和塞斯纳飞机。

罗伯逊用科顿的钱创办了自己的房地产公司,管理着十几处房产。早期,罗伯逊还代表 QuadrigaCX处理资金。

但罗伯逊坚称,她对公司的内部运作知之甚少,并且在很大程度上按照她被告知的方式行事。

在罗伯逊遇到科顿的第二年,加密货币的价值暴跌, Quadriga利润也骤降。

科顿还面临其他财务问题:CIBC 因“可疑活动”冻结了公司2600 万美元的资金,另外 1000 万美元因软件漏洞而被冻结。

2018年12月8日,在科顿夫妇到达印度斋普尔不到24小时,杰拉尔德上吐下泻,被诊断为“克罗恩病”,突然死亡。

但是死讯却是在时隔一个月后的19年1月份才宣布,而且印度提供的死亡证明上,死者名字“Cotten”竟被打错为“Cottan”,让这起事故看起来疑点颇多。

据悉,Quadriga CX的平台有36.3万名用户,其中11.5万人的账户中有余额共涉及2亿美元,其中包括约1.47亿美元加密数字货币,最大的用户索赔约为7000万美元。

遗嘱中表明,在自己死后把大约960万美元的财产留给他的妻子,并让詹妮弗成为他所有资产的唯一执行人。

这些财产包括:他所有的数字货币资产,他在各地的大量房产,一辆 2017年的雷克萨斯轿车,一辆2015年的mini,一架私人飞机,一艘50英尺的游艇,两只吉娃娃狗。他甚至提到要把他所有的飞行里程和奖励积分都留给妻子。

但他没有写下公司账号密码,也没有为所谓的“冷钱包”数字存储设备制定紧急继任计划,Quadriga 说它保留了客户的钱,但经过”反复努力地搜索”,在任何地方都找不到写下来的密码或恢复键。

而且更加可怕的是,一位加密货币分析师表示,几乎没有证据表明据称被困在属于加拿大加密货币交易所已故创始人的硬盘上的数千万美元资产被存储在所谓的冷钱包中。

随着调查的深入,调查记者Castor说科顿像庞氏骗局一样操作 Quadriga,人们携带现金找科顿投资比特币。

科顿为了提升自己的声誉和可信度,还曾撒谎称:自己曾在加拿大皇家骑警工作,并在加拿大的反洗钱服务机构注册,所以他当然不可能是骗子,他的谎言蒙骗了无数投资者。

Castor说:“每当人们把钱存入交易所时,他都会将其用作个人行贿基金。”

科顿多年来一直在欺骗投资者并向家人撒谎,这可能是历史上最大的加密货币丑闻。

近日,罗伯逊再度接受采访,并称自己意识到,她和成千上万的人一样,受到了极大的欺骗。

“被举报的人,我不爱那个人,我讨厌那个人。那个人,他对别人做了什么,他对我做了什么,我不明白。”

她说。“他显然让他看起来像是在掩饰他在做什么以及他过去所做的事情……这让我感到震惊。我成长在一个中产阶级,良好的家庭。我很难理解格里甚至可以过这么长时间的犯罪生活。”

罗伯逊表示,科顿去世后“一切都变得疯狂”,她的律师决定等待数周后才让投资者知道科顿的死讯。

罗伯逊还说,“我非常担心的是,在他去世前的几年里,他获得了飞行员执照,他学会了如何在没有船员的情况下驾驶最大的游艇,对我来说,这些都是真正的大危险信号,也许他正在考虑一些潜在的出口,在那里他可以躲在自己的地方,然后躲在加勒比海的船上。”

她开始回忆起与格里的全部对话,在一次交流中,科顿一直在谈论贪婪的加拿大政府通过税收征收数百万美元。

罗伯逊说:“我们在一起有很多回忆。我永远不会知道。那里有真正的科顿吗?我生命中的一些最美好的时刻完全是假的吗?”

科顿死后,公司解散,罗伯逊没有受到调查,也从未面临刑事指控。 但她被没收 1200 万美元的资产,包括车辆和房地产。

她被允许保留 90,000 美元的现金、20,000 美元的退休储蓄、一辆 2015 年吉普切诺基、15,000 美元的家具和一些珠宝,包括她的结婚戒指。

她说她想继续她的生活,并希望她的新书《比特币寡妇:爱、背叛和失踪的百万》能够成为 Quadriga 丑闻的最后一章。

尽管事情已经过去三年之久,联邦调查局和加拿大皇家骑警仍在调查丢失的加密货币,该案多年来一直没有中断。

“有些人认为杰拉尔德还活着,在某个地方——他在海滩上,喝着麦泰酒;他从投资者那里偷走的数百万美元中受益。”

罗伯逊说,虽然她并不反对挖掘尸体的想法,但科顿去世时她和他在一起。“我看到杰拉德死了,他去世时我握着他的手。那是一个可怕的时刻,”她说。

罗伯逊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吗?科顿是否“诈死”?账号里线亿美元吗?一切的谜底,或许真的只有开棺才能揭露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